最新消息:问历史网官方网址:Www.wenlishi.Cn.见前世之兴衰 考当今之得失!!

西域三十六国历史地图介绍 西域三十六国历史概要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刘彻建元癸卯三年),张骞奉命出使西域,当时在现新疆境的西域三十六国,经考证在如下地方:乌孙、龟兹、焉耆、若羌、楼兰、且末、小宛、戎卢、弥、渠勒、皮山、西夜、蒲犁、依耐、莎车、疏勒、尉头、温宿、尉犁、姑墨、卑陆、乌贪訾、卑陆后国、单桓、蒲类、蒲类后国、西且弥、劫国、狐胡、山国、车师前国、车师后国、车师尉都国、车师后城国,除此之外还有大宛、安息、大月氏、康居、浩罕、坎巨提、乌弋山离等十几西域国。

下面为各位介绍其中的几个国家。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自两汉之后,西域就与中原地区国同气连枝,浑然一体的。作为汉民族的一部分,多数西域民众无论在精神还是文化上,都与中原地区基本保持一致并衍传至今。尽管传说中的西域三十六国大都在历史长河中自行消失,但其留下的诸多人文遗迹和令人遐想不已的传奇故事,却一再焕发出夺目光辉,令人向往。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古精绝国遗址

张骞“凿空”西域

所谓西域,按照羽田亨的说法,即自阳关、玉门关以西,皆为西域。只不过,今新疆境内为小西域,再扩至伊斯坦布尔为大西域。张骞当年所走的路线,无外乎过秦岭、天水、陇西,由兰州或者今临夏州渡过黄河之后,再入河西走廊,至敦煌和玉门关、阳关,穿越罗布泊进入新疆境内。他第一个到达的国家,当是位于今甘肃玉门市境内的疏勒国(另一说在今新疆喀什市和疏勒县一带)。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张骞出使西域路线图

张骞与百多位勇士冒险的结果,是为汉武帝对匈奴实施大规模的反击战找到了切实的行军路线,也窥破了长期缭绕在匈奴背后的迷雾与实力。当年张骞穿行的西域城廓诸国,也纷纷投入了汉帝国的怀抱。张骞开创的丝绸之路却因此而清晰和“深刻起来”。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西域兴亡之歌

直到东汉时期,班超班固家族的勇士们再度出使和经略西域,才接续上了张骞等人的余脉。两汉帝国对西域前后长达两百多年的开凿和维护,使得原本就与“内地”紧密相连的西域“汉化”程度加深。

西域这些国家和部落,灿若星群,棋布在浩茫的“西域”,色彩神秘,历史传奇。但由于生存环境强敌环饲、多民族不间断争战,“三十六国”多数或被周边国家和民族兼并,或在风沙和瘟疫之中自行消失。

具体来说,自敦煌以西,主要有以下几个名声较大、持续时间较长的国家:


古楼兰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位于塔里木河和孔雀河之间,距离罗布泊约三十公里左右。因为它是商旅和军队穿越沙漠之后可见人烟的第一座城镇,商业和军事战略地位相当重要。《前汉书》、《后汉书》多次提及。但到西晋时期,由于沙漠侵蚀、强国兼并以及水流断绝和瘟疫等不可抗原因,楼兰逐渐荒芜,至唐开元年间,已成废墟。由敦煌出至楼兰的丝绸古道已被直通吐鲁番大海道以及到若羌的于阗道替代。

高昌古国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唐时,高昌王名麴文泰,玄奘夜半逾城,千辛万苦至高昌国,受到了麴文泰的隆重接待和挽留,并赠予他诸多的人马、盘缠。玄奘念起真情,曾约定由天竺返回后再来高昌国。殊不知,在玄奘翻越帕米尔不久,唐帝国的阿史那社尔、侯君集等人带领交河道大军开进西域,高昌王麴文泰受前突厥控制,负隅顽抗,城池被攻破,个人也被押往长安斩首。数年后,玄奘游历印度归来至于阗,闻听麴文泰已经死去多年,绕道今的外蒙和内蒙古回到长安。

交河故城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原为车师国所在地,地处天山豁口,城中多寺庙。一度为唐帝国在西域设置的较大屯田区。曾做过安西节度副使的诗人岑参有诗句说:“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

巴里坤古城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位于天山北麓东部,是翻越天山达坂的第一站,南邻天山北岭与哈密,北可直达蒙古高原。



疏勒(今喀什)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唐时安西四镇之一,突厥语为有水之意,历史上因与突厥和回纥关系密切的粟特人居住此地较多,又称粟特城。回纥语称“喀什噶尔阔纳协海尔”,意思是喀什噶尔老城,又名托克扎克。疏勒都督府链接塔什库尔干,东接龟兹府,西接休循,东南为毗沙,四镇遥相呼应,唐时为帝国的西域军事与政治核心,领郁头、达满(今阿克陶县境内)、耀建、金、渲度(寅度)、碛南(朱俱波)等,治所在今新疆喀什市东汗诺依古城(伽师城)。

龟兹(库车)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唐帝国时期安西四镇之一,以库车绿洲为中心,最盛时北枕天山,南临大漠,西与疏勒相接,东与焉耆为邻,其地,在丝绸之路北道中段咽喉处,是古印度、希腊、波斯、盛唐文明在西域的重要交汇点之一,佛教有其发达,自三世纪开始,境内修寺、开窟、造像和绘画等活动已经兴盛。

焉耆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

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后自觉接受唐帝国统治。于阗是西域至天竺(印度)和波斯的口岸。早在公元前,历史的蒙昧时期,于阗就以玉石和铁石贸易闻名欧亚大陆,当然还有河西地区乃至蒙古高原。

这些主要的国家和民族,都在历史上留下了诸多的传奇故事和人文遗迹。只是,年代久远,自然环境的变迁,境内外民族的兼并,这些长期处在自相雄长生存境遇中的“城廓诸国”,多数湮灭无名。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和国家和民族的长期以来的共同命运。

西域三十六国地图